“全能神”邪教非法聚會現場,信徒打起“只有全能神才能拯救人類”的橫幅。視頻截圖查獲的“全能神”邪教非法出版物。視頻截圖“全能神”邪教用寫有字樣的石頭迷惑信徒。視頻截圖
  5月28日發生在山東招遠麥當勞餐廳的血案,再次引發公眾對邪教“全能神”的關註。
  近日,新京報記者通過有關部門,聯繫到通州區漷縣鎮曾是“全能神”信徒的宋蘭和陳雅(均為化名)。宋蘭曾衝進村委會,企圖奪取廣播喇叭宣揚“末世論”;陳雅挨家挨戶散髮資料,強行拉人入教。兩人後被公安機關依法拘留,經反邪教志願者引導退教。
  據宋蘭、陳雅稱,“全能神”長期隱秘存在於京郊農村,“帶領(領導傳教者)”多是跨省而來,信徒只在各自的小組內活動,以教名互稱,不使用通訊工具,每次聚會的保密規定具體到每個細節。
  資料顯示,去年10月,北京市西城法院、海澱法院對多起“全能神”案件進行判決,7名“全能神”信徒因構成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獲刑。但“全能神”並未因受打擊銷聲匿跡。招遠命案後,公安部表示將一如既往依法嚴厲打擊邪教違法犯罪活動,呼籲公眾舉報“全能神”邪教違法犯罪活動。
  北京市負責偵辦“全能神”邪教的相關人士向記者表示,近期北京群眾舉報“全能神”線索大幅增長,涉及者大多為京郊區縣的農村居民。目前,相關各部門已就這些線索展開工作。
  信徒受到“神跡”脅迫
  2010年的一天,一個中年女人叩響了宋蘭的家門。因對方自稱是同村村民的朋友,宋蘭將其讓進屋。她不會想到,“全能神”也隨之闖入了她的生活。
  宋蘭回憶,在與那個女人的聊天中,她被帶入“神的世界”,從“耶穌基督”、“伊甸園”一直聊到“末日降臨”,因為對方不斷提到“可以在末日時拯救自己和家人”,宋蘭一直聽了下去。“最後知道要我信的神是個女基督,是‘全能的神’。”
  此後,該女子隔三差五就來“傳福音”,並帶來《全能神你真好》、《東方發出的閃電》等小冊子,要宋蘭背熟記牢,還特別叮囑“不要讓外界,包括家人知道”,並解釋稱宋蘭和家人已是兩類人,她是“神的子民”,家人是不信神的“魔鬼撒旦”。
  沒有儀式,沒辦手續,幾次“傳福音”之後,宋蘭成了“全能神的子民”並且無法退出,因為“背叛神的人會被閃電擊殺”,或是受到更殘酷的懲戒。
  一旦有所疑慮,宋蘭就會聽到各種“神跡”,如北京“7·21暴雨”時,洪水繞開信徒的房屋,不信者房毀人亡;或是昌平一女子因退教全家變成毒蛇;還有產婦照顧嬰兒未外出傳教,嬰兒變成了老太太……“神跡”聽多了,宋蘭不敢不信。
  一位“全能神”案件偵辦人員告訴記者,全能神善於人為製造“神跡”:用熒光粉在石塊上書寫後的“石頭顯字”,把石頭和熒光棒用白布包裹在一起,待夜晚發光時稱“神顯靈”。“手法雖然拙劣,但傳教者們互相配合演戲,還是讓不少人受騙”。
  “這是種讓信徒無法逃脫泥潭的精神控制”,中國反邪教協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王渝生分析稱,有關神賞賜與懲罰的“神跡”、教義和歪理邪說不斷被重覆宣講,可以麻痹人的神經,不容易醒悟。
  聚會像“間諜接頭”
  入教不久,中年女人要求宋蘭向神“捐家”,“就是把我家當成聚會的據點。”
  “全能神”信徒開始出入宋蘭的家中。“都不是我們村的,也不說真名,稱呼都用教名,或是統一稱作姊妹”,宋蘭也被“賜”了“教名”。
  宋蘭說,信徒們的日常聚會在教內被稱為“交通”,有著嚴密規定。為了不被村民註意到,他們進村很少走大路,也從不一起進屋,而是隔一會兒進來一人,“說是接連有人敲門會引人註意”。
  信徒到齊後會將客廳反鎖,小聲密議,宋蘭還要負責端茶倒水、做飯侍候,“‘帶領’告訴我,在你家吃喝是你的福分,能積累善行”。
  一旦家裡有別人不適宜聚會,宋蘭必須在院外做好信號,立起形狀特殊的磚或者畫一些符號,“信號標誌並不固定,要經常變換,就像是間諜接頭。”有時需要宋蘭外出通知,“在他們前來的路上等候,見面不許說話,假裝身體碰一下或做些特定的動作,他們就知道了。”
  一次聚會時,宋蘭家裡突然來了朋友。“我很害怕,不知所措,他們就讓我趕快禱告,詛咒那些朋友去死”,
  宋蘭說自己之所以害怕,是因為“帶領”對她講了一些聚會泄密的後果,“有人想到派出所舉報,結果不會說人話了,見警察只能像狗一樣汪汪叫。”
  對外隔絕的組織
  不僅聚會隱秘,“全能神”內部還有嚴格的組織架構。宋蘭稱,除了“帶領”和幾名常來家中聚會的信徒,她再沒接觸過教中其他人,連“全能神”實際掌控者趙維山都沒聽說過。
  2012年入教的陳雅稱,信徒聚會時禁止使用手機,上級的通知大多通過口頭或印發的小冊子傳達,偶爾迫不得已時,會使用QQ留言,但也只是個別資歷較老的信徒才有此“待遇”。
  “同村的信徒從不在一起聚會,都去其他區縣活動”,陳雅稱,信徒還被要求跨省傳教,“一是隱蔽,二是倡導拋棄世俗,特別是親人朋友,把自己全身心奉獻給神。”
  “她從不在村裡說這些事”,記者前往宋蘭、陳雅所在村探訪時,村民們對兩人加入“全能神”的事知之甚少。一些村民稱,前些年偶爾會有陌生人前來傳教,“不說傳什麼教,只說是傳福音,後來才知道是‘全能神’”。
  辦案人員介紹,在通州很多傳教者均來自河北,難以掌握行蹤和管控。“全能神”偵辦人員稱,這些跨省傳教者甚至極少使用身份證,也不住旅館,不使用通訊工具,憑藉原籍教會負責人開具的介紹信找異地負責人“報到”,由異地信徒接待。
  “末日”的瘋狂
  宋蘭的恐懼在2012年底達到頂點。按“全能神”所稱,這一年的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,只有信徒才能得到“諾亞方舟的船票”而被神拯救,否則將被毀滅。
  當年12月13日,一起“傳福音”的姊妹們找到宋蘭,讓她在末日來臨前“拯救更多的人”,並給她看一組地獄圖片,“圖片恐怖極了”,宋蘭說,自己被嚇得“魂都沒了。”
  “如果你沒被全能神拯救,就會去這樣的地獄”,姊妹們對她說,這次的“傳福音”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偷偷摸摸的,要強硬同阻擋傳教的“撒旦惡靈”鬥爭。宋蘭還被要求發毒誓,“就算被抓也絕不出賣教派,否則全家遭雷擊而毀滅。”
  “我徹底瘋狂了”,宋蘭回憶,12月14日,為了能更快更廣地“傳福音”,她和姊妹衝進村委會,要求用廣播喇叭向全村播報“世界末日”來臨,讓村民信神。被阻止後,宋蘭等人仍不斷爭吵逼迫,直到村委會工作人員報警也未收手。當天,宋蘭被拘留。
  12月20日,“世界末日”即將到來,看守所里的宋蘭一夜未眠,“太陽升起來,末日並沒有來,我一下子輕鬆了,知道(全能神)全都是騙人的。”
  “世界末日”後,“全能神”受到嚴厲打擊,根據各地公開信息統計,千餘名邪教成員相繼被抓獲。
  如今,宋蘭和陳雅均已回歸正常生活,但她們一再強調不要透露自己的相貌和個人情況。“‘全能神’強調嚴懲退教,每天都害怕被報複”。
  本版採寫 新京報記者 石明磊  (原標題:退教者揭秘京郊“全能神”)
創作者介紹

fe21feaqz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